除去满身的铜臭味,我们还剩下什么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原本的万里长城还有多长?我们的资源还剩下多少?


 


      近日看到报道,说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即GDP总量位居全球第2。但中国的人均GDP却位居100位(与1949年排名相差无几),这种尴尬并不是没有道理,有很多原因。可乐侠田新利只想从另一个角度去解读,一味的追求GDP有多危险?在聚焦总量的时候请看一看我们的个体,瞥一眼我们走过的足迹,再想一想我们真的富有吗?  


    作为本土的营销策划人,我想尽量少些铜臭味,特将以下话题与诸位共议、共享、共勉、共进……因为可乐侠田新利一直坚信:一个民族或是一个企业,如果停止了思考就等于结束了生命!唯有居安思危才可能赢得未来……


你说的是哪个“利用率”?


    据相关资料显示:目前人类开发大脑的潜能平均仅只有5%左右,约有95%的大脑潜能尚待开发与利用,即使像爱因斯坦这些科学家的大脑的开发程度也只达到13%左右。也就是说其大部分还是处于闲置状态,我们不由得会对人类大脑的利用率太低产生一些遗憾了。


    面对资源,聪明的人总是要考虑怎样来提高利用率,因为利用率提高了才能提高效率。如在电能利用效率上,我国单位GDP能耗或者单位产品能耗,与发达国家相比有着不少差距。以美国为例,每千瓦时电可产生GDP8美元,而我国连8元人民币都不到。另外,我国吨钢能耗是美国的2倍。我国能源资源数量难以支撑粗放的经济结构和能源消费的超常增长,在人均能源消耗标准上,我们不能盲目、片面与西方发达国家攀比,要切实改变我国能源利用效率低下的现状。


    谈到自然资源的利用率,其实想说明中国人对资源的态度。态度决定一切,人们对资源的重视程度也反映了对资源利用率的高低。资源是多种多样的,我们可以从中国人利用自然资源的现状来影射到文化资源方面。


对于自然资源利用率,我们可以用科学的方法进行数据统计,但对于文化资源的利用率呢?


文化资源,被我们糟践了多少?


    此处所讲的“文化”概念是广义上的,指风土人情、生活习惯、文化传统等,而并非专指书本上的科学文化知识。


    什么叫文化资源利用率?准确地讲,这个概念是从自然资源利用率引申而来的。


    人类似乎都是后知后觉,当开始重视一个问题时,多半是因为它已经比较严重甚至到了恶化的地步。就像当人们发现自己身体不舒服时,大多时候是已经得病甚至比较严重了。同样,当中国人意识到文化资源该怎样珍惜利用时,它已经成了一个时代的难题了。


    对于这个话题,我不想谈得太过抽象,不如就说一件至今让我倍感遗憾的事吧。


享誉中外的农民画之乡——户县,地处陕西关中平原腹地,南依秦岭,北临渭水,有“西安后花园”之美誉。户县农民画诞生于20世纪50年代,一群土生土长热情洋溢的农民,在实现了朴素的物质生活愿望时,也追求改变他们的精神文化生活。1988年,户县被国家文化部首批命名为“中国现代民间绘画画乡”。此后,户县的名气也随之大了起来,并涌现出了以董正谊、刘志德、为代表的一批农民画作者及“公社渔塘”、“喜开镰”、“白桦林之秋”为代表的农民画作品。我是土生土长的陕西人,由于地缘关系,我也慢慢的对户县农民画产生了一些兴趣。


    记得在上大学的时候,班上有好几位户县的同学,所以也就倍感亲切。但他们几乎没有人对农民画特感兴趣的,都只是像我一样知道这种画派的名字而已,让我颇有遗憾。和他们聊过之后,答案出来了:户县农民画大部分都出自一些当地的中老年人之手,现在的年轻人对此大都兴致不高。比如说,没有考上大学的都外出打工了,谁还会有心思学这些“过时”的东西,何况大家现在都比较喜欢现代的甚至前卫的画派了。我当时有些吃惊,但仔细想来也在情理之中。照这样下去,恐怕那些老前辈们留下来的艺术传统会慢慢地失传了。


    之后,我越来越发现,我们忽略的何止是户县的农民画。


    中国是书法艺术的文明古国。古代曾出现过诸如如王羲之、王献之、颜真卿、柳公权等众多的书法大家。可到了当代中国,书法不再被大部分青年人所喜爱,他们更钟情于电脑,书法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所谈忘着,更不用说书法水平如何了。难怪贾平凹先生曾经说过,古代的读书人个个都是书法家,而现在会写毛笔字的就是书法家了。虽然有一点点夸大,但的确让我们看到了一种迫在眉睫的现实状况。


    再说说古迹吧。在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中,历史文化名城占到1/3,巴黎、伦敦意大利等国际化大都市在享受现代文明的同时,均完整地保存着历史的原有风貌。而不久前被评为“世界第七大奇迹”的中国万里长城其实并不容我们乐观,其破坏程度几乎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,这不得不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遗憾。


    中国长城学会秘书长董耀会曾向记者讲到,破坏长城的事随时都在发生,每天、每时、每刻……据我们长城学会调查,张家口市境内有战国、秦、北魏、北齐、金、明各个时期的长城共10段,总计1250公里,其中一半以上已经倒塌;历史最近的明长城,目前主墙体基本完好的只有2000余公里,约占明长城全长的1/3,还有1/3的长城墙主体已较大程度地倒塌甚至完全塌毁,另外1/3的长城已不复存在,其它朝代的古长城问题更严重。这些情况说明,我们已经没有万里长城了!或者说长城已经不足万里了!长城遭破坏的情况也引起有关国际组织的高度关切和批评。总部设在美国的“世界古遗迹基金会”已把中国长城增列为全世界100个最濒危遗址之一,向中国敲起了警钟!


    当然,董耀会先生的危机感是可想而知的,他强调万里长城必须进行全面保护。我们的万里长城之所以举世震撼,一是它历史悠久,二是它的体量大而且很长。假如我们的长城没有万里,只有一里、十里,还能举世震撼吗?如果有朝一日,万里长城只剩山海关、八达岭、嘉峪关那么几个点,它还是万里长城吗?长城是人类文明与智慧的标志之一,如果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毁掉,子孙后代就没有办法感受到长城的雄伟绵长了。


我想,董耀会先生的感慨也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共鸣。中国人一直以“长城”、“长江”、“黄河”作为中华民族的象征而自豪,但事实上,长江水污染依然严重、万里长城只剩下1/3,黄河不断干涸……难道这些还不够吗?我们连中华民族的象征性遗产都保护不了,还能说明我们发展了、进步了吗?就算是进步了发展了也只能是片面的顾此失彼而已。


    恰好在近日,CCTV-2的经济半小时节目中播出了《长城之篇》的专题栏目,我随着镜头看到了好多惨不忍睹的一幕幕恶作剧。


    记者在宁夏采访时发现,盐池县几千米的明代土筑长城已经被当地的农民糟蹋地不成形了。一些人竟然把城墙挖成好多洞用来养猪养羊或者放置农具,看着牲蓄们在窝里跑来跑去,让人很尴尬很无奈。而中卫市的一段明代长城竟被某石油化工企业拦腰截断就地建厂,车来车往蛮不在乎,路两旁还插满彩旗营造气氛……真是愚昧至极。有些地方为了开发长城旅游资源,竟然把原来的珍贵的土长城铲平后盖起了现代式的长城,还安装了铝合金门窗来经营小卖部……真是让人难以置信,当地的政府部门呢?形同虚设?!好在国家有关保护长城的法律就要出台了,让人心里才稍微平静了一些。长城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,愚昧的力量让人毛骨悚然,我们对不起的不仅是自己,更是世界人民。俗话说,不到长城非好汉,我看应该改成“不到长城就不知什么叫遗憾!”


你心潮激荡,这是否还是真相?


    有一首《万里长城永不倒》的歌,曾经让人心潮澎湃:


    昏睡百年,国人渐已醒!睁开眼吧,小心看吧!哪个愿自认臣虏?因为畏缩与忍让,人家骄气日盛。开口叫吧,高声叫吧!这里是全国皆兵,历来强盗要侵入,最终必送命!万里长城永不倒,千里黄河水滔滔,江山秀丽叠彩峰岭,问我国家哪像染病?冲开血路,挥手上吧,要致力国家中兴,岂让国土再遭践踏?个个负起使命。因为这睡狮渐已醒!


    不知当您再次重温这首歌曲的时候,看到“万里长城永不倒”的字眼时会有何感想呢?连城墙等这些文化载体都残缺不堪了,我们何谈文化的继承和发展?这是在大呼小叫或是危言耸听吗?说到这里,我们似乎不难理解:为何一些中国广告人不太注重用本土文化去做我们自己的广告。不是一个人的事,而是土壤出了问题。


    一切辉煌已经成为历史,从世界范围来看,美国、日本、韩国才是当今经济和文化潮流的领跑者,而且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历史发展都相对较短,尤其是美国,建国至今只有200多年,其历史文化积淀特别有限。但由于历史的原因,美国将自己自觉地植根于悠久的欧洲历史文化中。在文化资源的利用上,美国的利用率肯定是极高的,而且在短时间内创造了具有美国特色的现代文明。她无论在历史文化、科技研究等众多领域无疑是领先世界的,并且引领了全球的潮流。日本和韩国的影响力也是世界所瞩目的,在一定程度上,是基本可以代表亚洲文化的两个国家了。从历史文化、国土面积、人口数量等方面来讲,日韩肯定不能和中国相提并论,但两国的经济、文化、时尚潮流却是引领亚洲甚至世界的先锋。除了经济原因以外,更重要的是文化资源利用率的问题。


    文化是无形的,而文物遗迹却是有形的文化载体,是历史的活化石。保住古迹才能更好的继承文化,一边破坏古迹一边继承文化,这无疑是釜底抽薪的事情,只能留下不可弥补的遗憾。央视有一档《文化访谈录》的栏目,其中有一集是讲述如何对待中国文化遗产的问题。有专家指出:随着经济的发展,中国人的文化继承性变得越来越差,一些中国人希望过上西方人的那种富足的生活,于是除了看经济指标什么都不管了,对中国的文化遗产很不重视,也认识不到其重要性,把自己的东西从来就没真正当成一回事,没有认识到这些文化古迹的唯一性。其实就世界范围来看,传统文化保存越完整的地方经济最发达。城市是岁月的见证,古迹保存完好的城市就像一本完整的百科全书,但在中国,很多“书” 都已经残缺不全了,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和损失。


不尊重自己,怎样会让别人看得起?


   “你明明叫张三,为什么一跟外国人介绍自己,就要倒过来说是‘三·张’呢? ”──法国教育部汉语总督学白乐桑认为,推广汉语要强调保持语言的独立和纯洁性,不要盲目地去适应外国人的思维方式。“通过语言可以了解这个国家的文化,外国人觉得中国文化具有独特的吸引力,但中国人自己却似乎比较忽视。”


    我很同意白乐桑先生的上述观点,虽然这不是关系民生的大事,但从长远看来问题却不小。不管时代怎么变迁,中国的张飞永远不能叫“飞·张”,关老爷永远不能叫“公·关”……否则,我们就成了真正的文化俘虏了。


    “在每天的电视新闻里,欧美政治家西装革履来去匆匆,中东的阿拉伯王公们身着长袍头戴白帽参加圆桌会议,非洲的国家元首们裹着绿色大袍到别国访问,印度领袖双手合十用大象开道欢迎来宾,日本妇女穿着繁文缛节的和服在街上行走……世界几大文明的继承者都有着自己鲜明的文化标志。只有历史最古老的中国在礼仪上全部照搬“国际标准”,没有自己的民族服装,没有自己的独特色彩。”这是张杰宏先生在《中国人比韩国人少什么》中的一段话,让人很值得反思。


    说到民族服装,让我想到了两个人:张艺谋和成龙。


    我们可以留意一下,这两位电影人虽然性格迥然,但却有一个共同的喜好,那就是他们在参加重大仪式时总是要身着中山装或者唐装,甚至在平时也是如此的着装。我想至少可以说明两点:其一,他们对中国的特色服装情有独钟,有一种民族自豪感。其二,为了让更多人对中山装、唐装等中式服装产生兴趣,以传播中国的传统文化。有一个事实应该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:他们的成功其实都是不懈地宣传中国文化的结果。说到这里,有些人会说我这是给两位世界级的名人拍马屁。但我要说,有很多中国人不管在什么场合都是坚决不穿中山装的,最重要的原因竟然是嫌弃中山装老土,没有西装洋气。我想这是一种自卑的心态,连起码中国人应有的底气都没有。当然,我不是一个偏执狂,判断一个中国人好坏的标准也不是看他穿不穿中山装,不过这种现象却值得我们好好去研究一下。


    没有什么自卑的,就历史文化的发展里程来看,美国、日本、韩国等国家是完全不能和我们的“五千年”来相比的。但遗憾的是,中国现在已不是世界文化的领跑者而是乐此不疲的跟随者。其中除了经济的因素外,更重要的是“文化资源利用率”的问题。正是缘于中国文化资源利用率极为低下,所以中国电影、文学、广告等诸多领域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发展的瓶颈。


    在一定层面上讲,文化资源和自然资源有共同的地方,即资源的种类和总量固然重要,但在有限或既定的资源条件下,提高利用率就等于拥有了更多的资源,这是很智慧的做法。就拿中国来说,与印度、埃及、巴比伦一起被称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。而且在亚洲国家中,中国的历史文化在古代曾是日本、韩国等一些国家的文化母体。在20世纪80年代,就像日本的长谷川庆太郎在《别了!亚洲》一书中所写的:“一直到明治维新,中国都被当作‘圣人君子之国’。孔孟之学即儒学奠定了日本政治思想史的基础”。是啊,可见中国的传统文化对日本的影响有多大。


    “悠久的历史,灿烂的文明”是经常被中国人所引以为豪的,但我们到底保护了多少、继承了多少、发展了多少呢?


    据相关资料介绍,中国祖先流传下来的很多文物越来越多地流失到了海外。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东方文物大多数直接来自中国。美国各大博物馆的石雕比北京故宫还多。在世界上47个国家的200多个博物馆中,有不下上百万件的中国文物。可惜的是,绝大多数中国人是很难见到这些本该属于我们自己的珍宝了,除非远渡重洋去美国才能见上一面。


不懂得利用资源,再多的资源又有何用?


    谈起文化资源利用率,我们通常会一下子联想到自然资源利用率。


    我国是一个人均自然资源占有率相对贫乏的国家,而在自然资源利用方面也是比较落后的,如我国吨钢能耗是美国的2倍,并且在石油、水资源等方面,美国、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利用率都较我们高。如果结合目前中国人跟随潮流的现状看,中国的文化资源利用率与美国等发达国家之间远远不止2倍的差距。也就是说,中国很多文化资源是被丢失、破坏或完好的存放在博物馆和书本中的,而没有很好的加以利用,形成了严重的文化资源浪费。这种现象在国际上也是少见的,如此这般,何谈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?可以这么说,没有中华文化的复兴也就没有中华民族的复兴,所以保护历史古迹珍惜民族文化,是提高本土文化资源利用率的唯一途径和基本要求。


    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遗产,我认为目前存在两大危机:一是一些低素质的人正在不断地破坏着古文化遗迹(文化的载体);二是一些所谓的“文化人”面对丰富的文化遗产(传统文化本身)却不知珍惜,更不懂得发展与利用。由于利用率很低的缘故,看似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却一直呈现出资源短缺的怪现象。其实对于我们来讲,现在还处于保护文化古迹的初级阶段,何谈一个“用”字。全球的华人朋友们,保护中华文化遗产,继承发展民族文化已是迫在眉睫的中华大事!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为此做些什么。当我们的广告创作缺少素材时,您是否想过那些被尘封在历史长河中的鲜活的文化符号,或一段传奇,或一句唐诗,或京剧段子,或飘逸的书法,或洒脱的太极,或你我都不曾想到的……



(文章来源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98206c70100rjc7.html
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