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 如何让课文真正成为“例子”

 


      如何让课文真正成为“例子”


课文是语文教材的主体,它语言优美,内涵精妙,蕴含着许多阅读和作文必需的概念、规则或原理,是典型的“例子”,具有明显的示例作用。


  手拿“例子”,如何发现蕴藏其中的概念、规则或原理,定下教学目标?目前许多教师的做法是“文本细读”,将课文细细地、深入地读,不放过一字一词一句,甚至是标点,在“道”的层面深层挖掘。呈现在课堂上的,就是微言大义,无限拓展。课文学完,学生除了受到情感的熏陶外,真正的语文能力提高很少。那么,工具性和人文性怎样有效体现在这一个个“例子”的教学中呢?


  有哪些“例”可选择


  选入教材的课文,往往文质兼美。例如《秦兵马俑》一课,在哪些地方有“例”可循呢?仔细研读,除了常规的字词句外,至少有以下教学内容可做“例子”:总分总的篇章结构,总分的段落结构,过渡句在第3自然段为过渡段。短短一句话,将叙述内容从“规模宏大”自然过渡到“类型众多、形象鲜明”。掌握过渡句(段)的概念和作用,有助于学生把握文章的写作结构,理清文章的写作思路。文中多处使用的排比、比喻等修辞手法。描写与想象相结合的叙述方式,这种写法是学生写景状物时最需要的,作者非常注意使用这样的方法。写实与想象结合,更突出了事物的特点。作者在描写各种兵马俑时,有详有略,并没有平均使用笔墨,该浓墨重彩时,不惜笔墨;该轻描淡写时,一笔带过。围绕一个特点写,从全文看,是突出“举世无双、绝无仅有”;从局部看,每一自然段,各有侧重点。运用列数字、打比方的方法说明规模宏大的特点,虽然文字不多,但恰到好处的说明方法,让人直观形象地感受到了秦兵马俑的规模宏大。


  在写兵马俑时,作者按一定顺序写,语言简洁、用词准确、想象丰富,特别是语言与文章的写作对象以及表达的感情非常吻合:这是本文最鲜明的写作特色。富有节奏的4字词,恰当的用词,丰富大胆的想象,充分展现了秦兵马俑宏大的气势和精妙的工艺。遣词造句充分考虑到写作对象和表达的感情。


  在详细写兵马俑时,一个兵马俑一个自然段,先写各种类型的兵马俑,然后着重描写他们独具特色的神态,层次清楚,结构明晰。


  这些方面都是学生语文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,正是这样的“例”,使得入选教材的课文有别于一般的文章。


  选哪些“例”做目标


  一篇文章有如此多的信息,要在短短的2-3节课中全部实现没有必要,也不可能,必须有所选择。根据学科要求、年段目标、学生特点、教材特点,我制订了如下教学目标:一是会读、默文中的生字新词,并能用自己的话解释这些词语的意思。二是能正确、流利、有感情地朗读课文,能熟练背诵4至10自然段。三是理解课文结构,能找到文中的过渡句,能说明课文段落划分的依据并能概括段落大意。四是理解文章表达特色,能画出语言简洁、用词准确的描写,能区分现实描写与表达作者想象的句子,并能说明这些写作特色对表达作者感情的作用。


  看了以上目标,有人会问,为何舍去其他内容。比如,作者运用总分总的结构,按一定顺序,有详有略地表现秦兵马俑的特点,是状物类文章的典型写法,值得学生学习和借鉴。但是,这样的目标,放在五年级的这篇课文中,简单了。这个目标放在中年级,特别是四年级,比较恰当。


  这些“例”要教到什么程度


  课文是例子,文中的一个个典型的“例”到底要教到怎样的程度,主要看这篇课文所在教材的位置。课文的位置,决定了目标的基本定位。如今各级各类观摩和比赛正轰轰烈烈开展“同题教学”、“同课异构”,出发点是好的,希望课堂教学百家争鸣,百花齐放。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也说明了目前针对同一篇课文的教学目标存在不确定性;教学目标的不确定,导致了本该有一定序列的目标出现紊乱,更导致教学质量缺少根本保证。


  再来看之前举例《秦兵马俑》一文的教学目标,我们不仅明确指出了教什么,更把教到怎样的程度明确地陈述。研究制订了“语文技能两维目标分类框架表”中,分为字词、句子、标点、朗读背诵等基本技能,课文结构、课文价值和表达技巧等高级技能,每一个技能在认知维度上都有不同的掌握水平,可以清楚看到目标的适当性。


  如何教这些“例”


  如何教这些“例”,方法无非两种:一是“例—规”法;二是“规—例”法。例如《秦兵马俑》一课,为实现目标4,在实际教学中采用了“例—规”法。传统教学的误区是只教例子,不告诉学生例子所例示的是什么,让学生自己去“悟”。有时教师也不知道要学生悟什么。本课目标4就明确告诉学生要理解的概念和规则:语言简洁、用词准确,想象丰富。在教学中,教师采用了“教”、“扶”、“放”三步策略,即“教”第一个例子(将军俑),“扶”着学生自学第二个例子(武士俑),第三至第六个例子(骑兵佣、弓弩手、车兵俑、马佣)学生自学,因为例子中蕴含的原理是相同的。这就是“举三反一”的教学方法。关于情感态度价值观的教学,应强调是水乳交融般渗透在各个教学环节中的。


  如何让课文真正成为“例子”,要研究的内容还有很多,但是,拿到一篇课文,充分发挥课文的例子功能,是每位语文教师必须要有的意识。教是为了不教,同样也是叶圣陶的话。现在我们的教,正是为将来的不需要教作准备。(作者系江苏省苏州市实验小学副校长)


作者:赵洪《中国教育报》2012年5月31日第8版


源地址http://www.jyb.cn/Teaching/jxgc/201205/t20120531_495458.html


 



 


人文不是空谈出来的

 


人文不是空谈出来的


近年来,中小学语文教育界几乎到了言必称“人文”的地步。


课堂上,一些教师在大谈“爱”的言中达到了语文教育的高潮。似乎不需要借助脚下沉重的大地,语文就可以一跃而直上九霄,遨游于自己理想的天国。


然而,一堂课“游”下来,学生却连基本的字词都没有掌握。除了听到一些充满空洞说教的道德灌输和华丽煽情的语言,学会了生硬牵强的造句、华而不实的作文之外,学生什么也没有学到。


事实上,这种大谈人文的语文课恰恰是毫无人文的。我们的语文教育越是喋喋不休地谈论人文,就越是表明其人文精神惊人地缺乏。


张大文老师的语文教育实践向我们表明,语文的人文不是通过空谈人文,而是要从实际的字词语句和篇章结构上体现出来。他从司空见惯却被很多教师忽视的地方发掘出了丰富的人文性,不仅让学生对语文学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而且让学生在理解和掌握语言的过程中自然而然、潜移默化地受到了真正的人文教育。他用自己的实践证明,搞好语文教育的关键是抓住语文的规律。


作为一门语言学科,语文有其自身的规律,要教好语文,就必须理解和掌握语文的规律。然而,这一点在强调人文和思想的当前语文教育界被严重忽视了。时至今日,我们对何为语文仍然没有清楚的认识,甚至存在着严重的混乱。一些教师甚至以为语文就是人文,没有工具性和规律性,甚至不需要学习和训练。


“语言是存在的家”。很多人在援引海德格尔这句名言为语文的人文性辩护时,并没有真正理解这句话的含义。其实,他是从人的存在角度,揭示了语言首先是人与世界的一种操作关系,语言的人文性恰恰蕴含在这种工具性中。


毫无疑问,语文是一门人文学科,但这并不否定其工具性。从根本上来说,任何一种人文学科,首先必然是工具性的,没有工具性,人文性就失去了赖以附着的根基。没有对语言的深入学习和恰当运用,就谈不上具有人文性的美的文学。语文,首先是“语”,然后才是“文”


相对于西方,中国对语言的学习和训练显得还很落后。自亚里士多德写出《修辞学》以来,西方一直都很重视语言的学习和训练。中世纪时修辞被列为“七艺”之一,到现代则有专门的写作课程,由专任写作教师教授学生学习如何写作。因而,西方的中小学生大多能较快掌握运用语言的技巧,一些小学生甚至都能写出像模像样的报告。


相比之下,我们的很多大学生写起文章常常结构混乱,语句不通,甚至连一封简单的家信都不会写。前不久郑州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,35%的大学生常常写错别字,30%的大学生写不好请假条,论文写作和毕业设计报告成为大学生的一大难题。据此调查者认为,“中小学期间语文学习的缺陷,直接影响大学期间对专业课程的学习”


今天,我们的语文教育仍然面临着严重的危机。只有弄清楚到底何为语文,我们才能清楚语文教育何为。(来源:中国教师报)